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档案文化 >> 兰台史话

  • 档案叙说盱江重镇
  • 文章日期:2017-10-18 17:11:30    文章点击数:    稿源:

    盱水纵贯的南城县,建县历史之悠久首冠赣东,早在西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0年),刘帮的大将灌婴在南昌设置豫章郡,为了拱卫郡守,就选中南城这块地方筑城建县,由于县城建在豫章郡之南,所以称为南城,初时县城很大,攘括赣东地区的大部分面积,连临汝(临川)县都在其内。

    关于古城之址,有几种传说,一说原在东隅的峭石,一说原在北隅的水口,南境的古城亦曾有遗迹。然而世远无证,难以考定。有史料可据的是,唐代时,县城已在盱水和黎滩河交汇的附近(即现今之址)兴建起来,城跨盱水两岸,东至黎滩西岸(今圭峰渡口),西至门楼岭(今西街上石巷),周回十三里,盱水穿城而过,东西两半城以浮桥(后用石墩搭木)联系。建筑群的重心似在西半城,东半城则是商业较为繁盛的处所。到了宋代,从有利防守考虑,收缩东半城而扩展西半城。东半城(现今河东居民区)弃于东门之外,盱水作为天然护城河傍城而过。西边则凭借宽阔的西湖(后淤为田,复为地,曾称为老湖坪,今为盱江大道中段),与西郊分割开来。

    明代,南城是朱元璋后代荆王、益王的封地,对这座古老的城堡,善意经营,大力扩建。此时“西湖”已成平地,乃利用湖西磨盘山的高峻,顺势围筑新墙,“西湖”纳入城内,新墙外另挖护城河(今水关头,花楼下村口仍有当年人工作用的痕迹)。城周近十里。城东、南、北则在旧城基上增高加厚,垛墙一律垒砌特制“玉砖”。西边的城墙因是新筑,虑其不固,在城西偏北,偏南高地加筑“耳城”两处,西城门口加筑“方城”一座。“方城”呈正方形,长宽各数百丈,是城外之城,也是大城外的小城,要进大城,先经“方城”。城的东、南、北三处城门,每门二重,第一重门两扇对开,铁片裹护,第二重门为“闸门”即在城拱内壁两侧有深宽近尺的闸槽,上备闸板,一旦军情紧急,闸板分层顺槽放下,第一重门被攻破,“闸门”可以抵挡。

    县城不仅城外有城,而且城内也有城,即内城,俗称王城,内城在城内偏西南处,占据整个天一山,是全城最高的地方,城墙用巨石垒砌,石灰灌注,凝成整体,进内城可沿南大岭、西大岭或南小岭、西小岭,将军岭拾级而上,各岭有门,驻兵守卫,戒备森严,内城内又有一座内城,即益王的宫城,宫城则占据内城的南部,呈长方形,宫墙用特制“玉砖”砌成,厚数尺,非常坚固。

    清代,除将宫城内的建筑改作“文庙”内城城墙逐渐废弃外,对县城的城墙则精心修缮,更加坚固,咸丰年间,太平天国革命烽火燃遍大地,南城人民奋起响应,配合太平军在城北荆竺山,万年桥一线大败清军。清军退缩城内,南城四乡农民协助太平军,选择城西土质较松,城基较薄的处所,深挖地道,进逼城根。炸药安放后,一声巨响,碎石满天,“玉砖”乱滚,动摇了千百年来封建王朝苦心经营的“帝基”。时至近代,国民党政府虽然曾经再度修固城墙,增设碉堡,但解放后人民将旧社会的枷锁和城墙一并打碎,重新描绘南城新貌。

    古老的南城有史以来,一直是东南重镇。由于南城地处赣东腹心,屏邻武夷,贯汇盱、黎二水,东连福建,南接广东,历代视为“扼五岭之咽喉,控三关之襟带”,是“披甲胄者所必经”的用兵之地,除了在南城建立县治以外,封建王朝还先后在这里设置了更高一级的统治机构,早在南北朝齐高帝建元元年(公元479年)南城曾一度升为郡治所在地,五代十国的后晋天福二年(公元937年),开始在南城设置建武郡,宋太平兴国三年(公元978年)改称建昌郡。元顺帝至正二十三年(公元1392年)改称为建昌府,统辖南城、南丰、广昌、黎川、资溪五县,与抚州府并治赣东地区。1911年南城废府存县,直隶豫章道(后废道置江西省)。1932年又在南城设置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统辖赣东地区南部等县,解放后才与抚州合并为抚州地区。

    南城县水陆交通畅达,物产丰富,自古经济和文化都比较繁荣,县城内外原有历代遗留的不少名胜古迹,最闻名的有位于城西十华里的“秀出东南”麻姑名山,其山盛产闻名国内的麻姑名酒,横跨盱水的万年桥,历史悠久,建筑艺术高超,北宋著名思想家李觏讲学的盱江书院,为当时全国兴建的最早书院之一,其旧址即在城内天一山,翻开地方志一看,古来历代名家诗人官宦或游历南城时的遗墨,琳琅满篇,然而山河虽美,民非泰康。在漫长的历史中,南城人民深受封建政权的压迫和近代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生活贫困,精神痛苦。解放后,人民掌握了自己的命运,逐步将南城建设成为赣东地区富庶之县,县城面貌日趋繁荣,最显著的特点是这座历史上封建统治阶级奢侈享乐的消费城镇,如今大力发展了地方工业和人民生活福利事业,工厂林立,市场繁荣,人烟密集,景象更新,在全民奔小康的道路上,南城将继续发挥其赣东重镇的作用。

     

    抚州市档案局冯绍样根据馆藏抚州府志,建昌府志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