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档案文化 >> 兰台史话

  • 辛稼轩研究学者邓广铭先生与我的交往
  • 文章日期:2017-10-16 16:46:15    文章点击数:    稿源:

    辛稼轩徒上饶带湖,于1197年(庆元三年丁巳)徒居铅山期思渡瓜山,于1207年(开禧三年丁卯),病卒与铅山,葬八都阳源山,墓道两侧,有郭沫若先生赞辛翁的题词:铁板铜琶继东坡高唱大江东去,美芹悲黍冀南宋莫随鸿雁南飞。稼轩在铅山生活、呤咏一十二年,对铅山山山水水,风土人情,异常喜爱。在多首词中,都有表述,特别是《祝英台近(与客饮瓢泉)》:一瓢饮,人间翁爱飞泉,来寻个中静。绕屋声喧,怎做静中镜。我眠君且归休,维摩方丈,待天女、散花时问。

    谈到邓广铭先生与我的交往,也是由辛翁因缘引发。这要追溯到1980年左右,那一年,我想到本县紫溪西山有辛氏居住,可能会与辛弃疾有关联,便委托同在县委机关大院工作的一位同事,因他爱人也姓辛,叫他找一下辛谱。让人把辛氏族谱借到档案馆来给我们了解研究一下(档案馆有收集历史档案、家谱等的任务)。后来,辛家一位老者带来啦《铅山辛氏族谱》到档案馆。当时,《江西日报》把发现辛谱的事在报纸的一角登记了一个小消息。不想,这消息让研究宋史,研究辛弃疾的著名邓广铭教授要借阅,又有省相关单位的学者联系,我当时决定把辛谱寄往北大历史系邓教授阅看。我用牛皮纸包好,附信一封,嘱其两个月寄回。邓教授看过后,寄回了辛谱,附信谈了他的几点分析性意见。以后我又回了信,信来信往两三次。可惜这些信都找不到了!大概一年多以后,邓教授的一位学生,在黑龙江总会工作的,可能也是研究辛史工作的,要到南方出差,路过北京,看望邓教授。邓先生叫他到江西上饶弯一下到铅山来,打听一下找我。此人到了上饶文化馆。一问,熟悉我的人,告诉他到铅山文化馆找到我。碰面后,他带来邓教授的问候。那次我带他去了瓢泉,还陪他到紫溪辛家看了辛谱。

    后来,我看到邓广铭先生所著的《辛稼轩年谱(增订本)》,内有《增订辛稼轩谱题记》,该文对借《铅山辛氏族谱》之事进行了叙述,对该谱研究辛弃疾的一下启发也一一进行了列举,在敬佩其治学严谨的同时,我为《铅山辛氏族谱》的作用也有些许的欣慰。

    当时,邓先生年事已高,我不便多扰,以后就没有联系了。

     

    梁松武   原铅山县档案馆首任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