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档案文化 >> 兰台史话

  • 《国立中正大学校歌》的由来
  • 文章日期:2017-09-28 16:28:00    文章点击数:    稿源:

    对大学而言,校歌是一个大学精神的集中体现,并代表各该校的特点。它是由学校的历史传统和办学风格凝聚而成的,它的旋律萦绕、弥散着每一位学子心中的憧憬和梦想,以至于学生毕业离校若干年后还能唱出校歌。

    国立中正大学(江西师范大学的前身)是我省历史上第一所综合性大学,它诞生于抗战时期的1940年10月,虽然那时正处于艰苦的战时,但也创作了自己的《校歌》,它最早刊登在《国立中正大学校刊》上,后来也收录在历届《毕业纪念册》上。它是由本校文法学院院长、著名学者王易教授作词,全国著名的作曲家、《中华民国国歌》曲作者程懋筠作曲。

    当年的大学为什么要有校歌?这是因为当时的中华民国教育部有这个要求。1938年6月,国民政府教育部发出训令,称“音乐一科,为陶冶青年儿童身心之主要科目,自古列为六艺之一。现在各级学校教授音乐,取材虽未尽趋一致,但多自编校歌,以代表各该校之特点,而于新生入学之始,则教之歌咏,以启发爱校之心,影响至为重大,兹为考察起见,各级学校应将所编校歌,呈送本部,以备查核”。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要求,1938年4月, 由北大、清华、南开组成的长沙临时大学迁到昆明后,奉行政院命令,更名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由于迁校到昆明不久,西南联大忙于租借校舍、购买设备,以及秋季招生等,工作头绪十分纷繁,因而没有及时上报《校歌》,教育部为此多次行文催促。

    前已述及,国立中正大学1940年10月创建于江西战时省府所在地泰和县,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创校不久学校文法学院著名教授王易就写好了《国立中正大学校歌》歌词。王易,江西南昌人,著名的国学家,有很高的国学造诣,也是著名诗人,一生创作了大量诗词。他先后执教于北京师范大学、中央大学、复旦大学等名校,在词曲史研究中贡献突出。1943年被国立中正大学音乐会聘为顾问。1956年被选为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校歌》的歌词是“澄江一碧天四垂,郁葱佳气迎朝曦。魏巍吾校启宏规,弦歌既昌风俗移。扬六艺,张四维,励志节,戒荒嬉,求知力行期有为,修己安人奠国基。继往开来兮,责在斯”。 校歌开头就指明了国立中正大学所在地(江西师范大学现在的《校歌》第一句“我们汇聚在青山湖”,有异曲同工之妙),泰和县治称澄江镇,澄江穿城而过。学校建在高高的杏岭上,古木参天,风景秀丽,每天清晨,学校最早迎来朝曦。校歌对青年学生提出了殷切希望,“求知力行期有为,修己安人奠国基。继往开来兮,责在斯”。歌词优美,亦诗亦歌,诗歌合一。虽然当时新文化运动已过去20多年,白话早已取代文言文,但《国立中正大学校歌》还是古色古香。其实,那时的校歌很多都是用文言文写就,闻名遐迩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校歌》就是一个典型。

    《校歌》歌词写好后,1941年1月13日,国立中正大学向中央党部发出公文《拟就本校校歌歌词一首呈请鉴核》,内称“窃查本校校歌尚付阙如,兹遵照钧座于本校举行开学典礼时所示训词要旨,拟就歌词一首,是否有当,理合备文呈请鉴核,俾使制谱,谨呈中央党部总裁蒋  全衔校长胡”。公文后附上了校歌歌词。至于校歌歌词为什么不是按教育部训令呈送教育部,而是上报中央党部,由于未见相关文件说明,无法遽下结论。

    4月28日,国立中正大学收到了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处的公函《据呈拟该校校歌一首应予备查特函复查照由》,该文称“前据呈送该校校歌歌词一首到处,经核尚属可用,应予备查,相应函复,即希查照为荷”,批准了校歌歌词。对比上报的校歌歌词送审稿和此后学校正式公布的《校歌》,可见一字未改。在这份公文的后面,还附了一句话,“拟俟校长返校后聘请专家制谱”。因为此前的2月26日,胡先骕校长因公赴重庆办事,5月1日才返校。

    胡校长从重庆返校后,立即启动了《校歌》的谱曲工作。正好《中华民国国歌》曲作者程懋筠当时就在学校兼任教授,教授音乐课,自然是《校歌》作曲的最理想人选。程懋筠是著名音乐家,江西新建县人,1916年留学日本,入东京音乐学院,主修声乐,两年后兼修作曲。1929年,国民党中央以孙中山的《黄埔军校训词》作为《中国国民党党歌》歌词,向全国征求作曲,程懋筠的曲作经评选获奖,后改为《中华民国国歌》。他给多所大中学谱写了校歌,包括《国立中央大学校歌》、《英士大学校歌》、《国立幼师校歌》、《正气中学校歌》等。

    就在中央党部批复《校歌》歌词十多天后,5月5日,胡先骕校长给程懋筠教授发了《函送本校校歌原词请惠予制谱》,函中说“与松(程懋筠字与松)先生大鉴,本校校歌业经送请中央党部鉴定可用,素稔先生精研音律,长于配曲,兹特检同原词,函请惠予制谱,藉增声价”。程教授接获中正大学函后,5月7日就为《校歌》谱好了曲,因为4天后的1941年5月11日,《国立中正大学校刊》第一页刊登了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处的公函,第二页上刊出了词、曲俱全的《国立中正大学校歌》,在《校歌》下面的“释注”中,程懋筠作了3点说明,其中第一点“歌词音律甚细”,第三点说“歌词每字之平仄,谱曲时均已顾及,殆无清浊不分,龃龉难唱之弊;至曲调之抑扬,力求合乎词意之轻重”,末署“程懋筠并识   三十年五月七日”,可见《国立中正大学校歌》最晚不晚于1941年5月7日创作完成。

    《国立中正大学校歌》歌词优美,抑扬顿挫,旋律感强,是一首好校歌,具有上世纪40年代的学院派特色。在采访几位国立中正大学毕业生时,他们回忆,《国立中正大学校歌》创作出来后,学生演唱的机会并不多,一是当时学生都是选修课,各选各的课,同班同学聚在一起的时间尚且不多,全校同学更是难得一聚,没有唱校歌的机会;二是《校歌》歌词文绉绉的,并不朗朗上口,不容易唱,也没有人教唱,推广起来有困难。其实,《国立中正大学校歌》并不难唱,我校音乐学院陈乃良博士说《国立中正大学校歌》基本上是一字一音,前半段句子都是7个字,严格对应,除了个别句子有点拗口外,应该说整首歌并不难唱,可能只是当时的学生音乐素养不太高,或者平时唱得太少。

    2016年9月底,国立中正大学47届毕业生、中国科学院院士黄克智教授作为杰出校友,应邀来母校参加江西师范大学理事会成立大会,我采访了黄院士,问他在校读书时是不是唱过《校歌》,89岁的黄先生开始讲不记得了,但他马上准确地打出了《国立中正大学校歌》的拍子,并哼出了简谱,可见《校歌》在他脑子里印象非常深。他讲《校歌》并不难唱,在校读书时,学校就设置了音乐课,授课教师就是《国立中正大学校歌》的曲作者程懋筠先生。 

                                 江西师范大学档案馆     陶家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