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档案文化 >> 兰台史话

  • 红色精神永放光芒——朱德在后龚
  • 文章日期:2017-08-23 10:48:26    文章点击数:    稿源:

    1933年1月初,寒气袭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由朱德总司令率领,来到金溪左坊后龚村,司令部设在后龚祠堂。后龚村后崇山峻岭,地势险要;大树浓竹,环抱村庄。青色砖墙从树竹的叶子空隙间映入眼帘。鹅卵石砌成的小道和一条淙淙的泉水,伴着行人直至村内。在这个村的最南端,并排建有两栋砖瓦房。东侧是一间小屋,背后接竹山,朱德总司令就住在这间小屋里。

    红军一驻扎下来,顾不上劳累就忙活开了。朱总司令带着战士忙着清理村里的垃圾和臭水沟,有的战士忙着帮村民挑水,有的帮群众劈柴……

    第二天早晨,朱总司令又带领十多个战士,在小屋背后的竹山脚下开挖了一个大地洞,有两个洞口进出,里面可以放两张八仙桌,能坐十多个人。红军干部经常在这里开会研究工作。

    朱总司令还经常到群众家里问寒问暖。在访贫问苦中,看到村民饮用水很不干净卫生,于是带领战士在后龚祠堂东面打了一口井,解决了村民饮用水困难问题。

    一天,朱总司令在小屋门口对一个红军干部说:“老李,要将白军的上级军官同下级军官和士兵区分开来,将顽固到底的白军军官同一般军官区分开来,对受伤的俘虏要给予治疗,对那个反动旅长周士达的罪恶一定要发动群众揭发控诉!这样就可以很快地提高群众的思想觉悟。”

    “明白了。”老李同志遵照朱总司令的指示去布置工作。朱总司令嘴角上挂着一丝微笑,望着老李的背影消失在竹林里。

    1月12日下午,在后龚村的王家仓下背后山上,用木头搭台,发动白军俘虏控诉国民党反动旅长周士达,周士达是在黄狮渡战斗中被俘的。当周士达被押上审判台时,台下振臂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压迫士兵的白军官长!”台下坐着俘虏三千余人,周围坐着红军战士,成百上千的群众站在两旁观看。

    这天,朱总司令身披灰色军大衣,内穿灰色制服和马裤,脚上穿着黄色草鞋,站在东边一棵大树下,望着台上。后面跟着两个警卫员。一个个白军俘虏走上台去,指着周士达控诉。有的揭发他克扣军饷,有的控诉他打骂和欺压士兵。有个手拄拐棍的白军俘虏,声泪俱下地控诉他残杀伤员。会场群情激愤,高呼“打倒周士达!”“欢迎白军士兵参加红军!”等口号,控诉会一直到傍晚才结束。

    晚上,整个王家祠堂坐满了人,祠堂内点燃了马灯,朱总司令召集俘虏开会。朱总司令站在祠堂门口,面向祠堂内,背靠大门,站在木头箱子上讲话。他反复交待红军对俘虏的政策,宣传只有打倒帝国主义和土豪劣绅,劳苦人民才能过好日子的道理,动员白军士兵参加红军。会后,白军俘虏纷纷报名,参加红军的有二千四百余人。对于一些要求回家的,每人发给三块银元,领到银元的俘虏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这时一个白军俘虏柱着拐棍来到朱总司令眼前,欲跪下求朱总司令让他参加红军。朱总司令赶忙扶着他,笑容可掬地说:“当红军我们欢迎!”原来他就是下午上台控诉周士达的那个士兵,看到朱总司令来搀扶自己,不无动情地说说:“长官,红军救了我的命。我也是穷苦人出身,伤势不重,收下我吧!”朱总司令问:“你是哪里人?家里还有谁?什么时候被抓来当兵的?”他一一作了回答。朱总司令说:“等伤好了再说,你好好养伤吧!”

    春节前,群众分到了地主的谷子、猪肉,准备和红军一起欢天喜地过一个快乐的新年。有的老早就打招呼,要请朱总司令到自己家里过年。

    1月25日这天,正是农历除夕。家家都在忙过年。晌午,“噼哩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第一个来请朱总司令过年的是住在隔壁的邻居龚有寿。接着,两个、三个……房间里挤满了人。朱总司令满面笑容,风趣地说:“你们这么多人请我过年,我到底去哪一家呢?”说完,爽朗地大笑。群众你一言我一语,各摆各的理由,争着要请总司令。

    突然,外面传来嘹亮的军号声。朱总司令大声说:“乡亲们!大家的深情厚意我领了。现在告诉你们,红军就要出发了!”

    “红军要走?”人们不大相信,“今天可是过年呀!”

    “过了年再走吧!”群众纷纷挽留亲人。

    朱总司令说:“过年也要出发,去迎接新的战斗!这是为了让千百万劳苦群众能过上更愉快的新年!”

    “哒哒……滴……”第二遍军号声响了,战士们迅速集合。朱总司令对房东王冬香说:“请你把东西检查一下,看看有什么物件丢失、损坏了?如果有,我们照价赔偿。”王冬香看见自己的东西件件按原样摆得好好的,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群众眼看着挽留不下红军过春节,纷纷从家里拿来煮熟的红蛋和编好的草鞋,一个劲地往红军战士身上塞……有的村民还把自己一年辛苦积攒下的钱买的平时舍不得穿的新衣拿出来送给穿着单薄的红军战士,有的新媳妇还把自己为丈夫纳好的新布鞋送给露着脚丫的红军战士,却都被红军战士婉拒了。

    村民见留红军过春节留不住,送给红军的东西又不拿,急得个个要找朱总司令理论,希望朱总司令能松松口。可朱总司令却说:“乡亲们的心意我替红军战士领了。我们工农红军,是劳苦大众自己的军队,永远不会拿群众的一针一线!”有的老表站在门外禾场上和大路旁边,燃响了用于自家过年燃放的鞭炮,欢送着红军。

    朱总司令挥手同欢送的群众告别:“乡亲们,回去吧,回去吧。”不知是谁在人群里说了句:“红军打了胜仗,又会回来!”朱总司令点点头,笑着说:“对,红军一定会回来!”接着他用手指着东边,“在王家祠堂里,还有六个白军伤员,每个人都发了九块光洋,三块作路费,六块用于治伤。刚才在你们村子里已雇好了十二个人,也给了钱,请他们把白军伤员抬到浒湾镇去医治。”然后双手抱拳,高高举过头顶,“白军伤员也是穷苦人出身,拜托大家催一催,过了年就让他们动身,让白军伤员早点得到医治。”

    天空密布着乌云,凛冽的北风呼啸着,撕扯着红军战士单薄的衣衫。朱总司令高大的身影渐渐地远去了。老表们泪眼模糊,心上惦着亲人,默默地祝愿:“朱总司令会回来的,红军会回来的!”

    红军战士渐渐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而老表们仍然在呼啸的北风中,不停地挥舞着双臂,久久不愿离去……

     

    陈凌翔、何丽琴根据《金溪县志》、《金溪文史资料选辑》等有关资料整理